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德哈】走马灯影院

真的不虐,相信我。
写的不好
可能严重ooc
一发完
超短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

人在死前会看到自己的走马灯,当他看完,他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

我是死了吗?

哈利醒来时,他坐在电影院放映厅的椅子上。整个放映厅没有别的颜色,只有纯白。

放映厅里尽是他认识但已经去世的人。例如,他身边坐着的红发的,十几岁的少年,少年带着半月形的金边眼镜。他转过头,眼神绝不是十几岁的人有的,更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的。

那副眼镜......对了,邓布利多教授是带着这副眼镜的,那个少年是邓布利多教授!再过去,是一个红发少女,然后是一个金发少年,似乎对他抱有敌意,一脸不爽的瞪着他。

而他的后排,从右至左,分别是唐克斯,卢平,小天狼星,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和斯内普教授。

而弗雷德,坐在最后边的两排正在和塞德里克聊天,还在分享他的新发明。

剩下的位子并没有坐满,但坐着的人都是在战争中和他们在一起,但已经离开的人。

哈利眼眶湿了,他又见到他们了。他极力抑制住想哭泣的欲望,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到

“Hi。”

“哈利·波特!”所以人抬起头,看见他后叫了出来。

他们从自己的位子上离开,来到他面前。他的母亲最为激动,直接抱住他,还哭了出来。

“妈妈?”

莉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詹姆在旁边一边帮她顺气一边对哈利说到

“儿子,欢迎。”

这句话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直到红发少年打破了寂静。

“好了,哈利,拿出你口袋里的胶卷然后去你的位子上吧。”

哈利现在确认了,那是邓布利多教授。他听教授的话把手伸进口袋,里面果然有一卷胶卷。

就像我当初找到魔法石一样。

他把它递给了邓布利多教授,但邓布利多没有接过,而是那个金发少年接了过去,然后才给教授。

我的位子,我怎么知道我是哪个位子?
我到底在哪里?
我是怎么了?
那个金发男孩是谁?
......

哈利脑子里充满了问题,他忽然感到左手背一阵疼痛,抬起手一看,手背上出现了冒着光的字。上面写着:七排第三十一个座位。

他坐了下来,两边是他的父母,他们一人握住他的一只手。哈利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邓布利多教授看大家都坐好了,把哈利的交卷放到放映机里,然后坐到莉莉的旁边,和大家看了起来。

影片的开始,便是伏地魔杀了莉莉。

他的妈妈有些颤抖,哈利抽出他的手转而紧握住莉莉的手。

然后是他那长达十一年的无味,糟糕的麻瓜生活。所有人都在感叹那群麻瓜对救世主的糟糕,让他有点害羞。

接着他收到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海格来找他的事。

从那天起,他的巫师生活开始了。

影片像纪录片一样,展示了他的人生。
放映厅的人在看的同时,偶尔小声发表评论。

这太奇怪也太令人尴尬了。

最奇怪的事就是影片中德拉科的场景和罗恩和赫敏的一样多。

从他拒绝德拉科在摩金夫人衣袍店开始,他们两个就好像杠上了。尽管德拉科给他惹了不少麻烦,但他没有特别讨厌他。

“你喜欢他。”他的母亲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到。

“我没有,我谈过女朋友,就是刚才的金妮·韦斯莱。况且,他还那么令人讨厌。”

“你的父亲曾经也是这样的。”

“没错,我们都看出来詹姆那个时候喜欢莉莉,但他自己不知道,整天欺负。”小天狼星越过一个椅子说到。

“行了,布莱克,别让我在我儿子面前丢脸。”

影片接近尾声。邓布利多教授走到台前,他手里牵着金发男孩地手。

“哈利,你经历过很多,但你还没到来的时候,让我们送你出去,去你该去的地方,体验人生。”

他让所有人都起立,他们手里突然出现一杯酒,嘴里说到

“为救世主干杯,让我们带他离开这里。”,然后把酒干了。

莉莉把哈利送到放映厅门口。

“我的孩子,你要明白,爱一个人的表现方式有很多。我可以看出来,当他看见你时,他的眼神炙热无比。”

莉莉用力拥抱了他,然后是詹姆,小天狼星......然后他们打开了门,邓布利多教授和金发少年站在门外。“快走吧。”

外面只有光。

哈利回头望了一眼,所有人都在朝他挥手。他刚踏出一步,身后的门就消失了。

他和他们一起往前走。

“这位是盖勒特·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那不就是邓布利多教授的爱人吗。
难怪他刚刚一直瞪着自己。

他们来到哈利曾来过的车站。

原来我已经死了。

“听好了,哈利。你不应该来这里,你还有时间去追求你想的东西,你想做的事。最重要的是,追求你的爱情。”

教授调皮地向他眨了眨眼。

“沿着铁路走,祝你好运。”

不知走了多久,他听到德拉科·马尔福的声音。“哈利,哈利,快醒醒。”

他朝着那个方向跑去,然后,一束耀眼的白光让他晕了过去。

他再次睁眼时,他在圣芒戈的病床上。德拉科穿着医师的衣服,坐在他旁边,似乎已经睡着。他的下巴上长了胡子,头发凌乱,一点也不像马尔福一贯的作风。

他轻轻移动一下,德拉科就醒了。

“你醒啦,你知不知道你晕了三天这三天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他的脸上有一丝红。

“你,照顾我?

看着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救世主,德拉科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这么喜欢这么一个人呢。“好几次你都快死了,还不是我把你救回来的。”

哈利想起他母亲说的。心里有了推测。

“德拉科,你是不是喜欢我?”

德拉科没有立即否认,而是把头扭向一边。

“你一定是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听到这句话,德拉科猛得转头。
“你确定吗?你知道,我是前食死徒,还是男的,而且.....”他的话还没说完,哈利就吻上他的唇,那只是个蜻蜓点水的吻。

“是的,我确定。”



1.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站在站台上,目送哈利离开。

“那就是你喜欢的学生,我可没看出他有什么特别的。”

邓布利多牵住他的手。“不,你看出来了,盖勒特 。”

他们轻吻在一起,那是个迟到了几十年的吻,好在,在这里,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2.哈利有次早晨提起这件事,德拉科什么都没说,然后拿出马尔福家族的戒指,单膝跪地向哈利求婚。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