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早睡觉不秃头按时吃饭不伤身
有兴趣的话关注我一下

马尔福庄园投毒案


无脑产物,就看看别当真⊙▽⊙
希望有小天使看 ̄  ̄)σ
可能严重ooc
侦探是我编的。

————————————————————————
震惊!救世主哈利·马尔福在与其夫德拉科·马尔福的一周年纪念日上被人下毒,至今昏迷不醒。

根据可靠消息,在哈利·马尔福和德拉科·马尔福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上,他们共舞一曲后,哈利·马尔福当场晕倒。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到场的人有铁三角中的现傲罗:罗恩·韦斯莱,魔法部禁止滥用魔法司司长:赫敏·格兰杰,潘西·帕金森和她的男友布雷斯·扎比尼,霍格沃茨在校职员邓布利多教授和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小天狼星·布莱克,莱姆斯·卢平,韦斯莱双子,《唱唱反调》主编卢娜·洛夫古德等

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著名侦探海伦小姐对在场的人进行了调查。

赫敏·格兰杰&罗恩·韦斯莱:   “当时我们在一边看其他人跳舞一边在喝第二杯黄油啤酒。第一杯是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跳舞前我们三个一起喝的。他们两个跳完一曲后哈利就晕倒了。嫌疑人,当然是德拉科·马尔福,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哈利什么时候和德拉科马尔福在一起的,他肯定用了什么迷情剂或魔咒让哈利和他在一起的,你知道,就是什么古老的马尔福家族流传下来的魔法。”
格兰杰司长讲了所有,她的男友罗恩·韦斯莱只在一旁附和。

小天狼星·布莱克&莱姆斯·卢平:
“肯定是那个马尔福干的!看我不去咬死他!”
“你冷静一点。”感谢莱姆斯先生及时安抚了他家男友,他把布莱克先生推出了房间。
“是的,他在哈利的问题上总是容易激动。不,不,我并不怀疑是小马尔福先生,但我找不出有谁会怎么做。我认为有人在酒里下了药,而且是个在现场的人。”

范围缩小。

潘西·帕金森&布雷斯·扎比尼:
“我们不知道是谁下的手。那天邓布利多教授一直在酒桌旁,有谁有这个胆子在酒里下手呢。”
“但教授那天怪怪的,一言不发,也没像往常那样穿他喜欢的那种亮晶晶的长袍。还一直在喝他自带的蜂蜜酒。”
“得了吧,那天德拉科也怪怪的,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
“拜托,那天哈利和秋·张聊了一会天。”

邓布利多教授和德拉科·马尔福怪怪的。

乔治·韦斯莱&弗雷德·韦斯莱:
“谁下的手,你说呢乔治?”
“还用问吗,乔治?”
“当然是德拉科·马尔福。”
“他那天在对角巷买了大量东西,所有关于睡眠魔药的的材料,最后居然来我们店里买了瞌睡虫糖。”
“太神奇了,不是吗?”
“我们可是跟了他一路呢。”

卢娜·洛夫古德:
“哦,我认为是某个吃醋的人做的。毕竟爱情,不是吗?嘿,你有没有兴趣为《唱唱反调》写一篇文章。”

吃醋的人,看来德拉科马尔福的嫌疑最重。

“你们是在怀疑我让我的丈夫昏迷不醒吗?!”马尔福先生的表情很是激动。“我不可能伤害他。”
“那请你解释一下。”
“哈利这些天一直睡不好,常常做噩梦,所以我去买睡眠魔药和瞌睡虫糖。”
“为什么你亲自去,你可以让家养小精灵做这件事。”
“你看你就没谈过恋爱结过婚。”

忍住,要忍住。

“我和哈利是两情相悦,在五年级时在一起的。”德拉科马尔福的脸上出现温柔的表情。“我们知道在这个非常时期,不能显露出去。这么多年我们只吵了一次。那次是我要作为凤凰社卧底潜伏进食死徒中。”

德拉科马尔福开始叙述他们的爱情。

“大战之后,我的父母搬去法国。他和我住在马尔福庄园,他不习惯马尔福庄园的氛围,我们重新装修了。我们把卧室变成了红色的,我知道我一个斯莱特林不应该这么说,但,红色作为一个卧室的主色调确实比绿色更好,看起来温暖极了。他特别喜欢不穿拖鞋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把自己陷进去,穿着那件过长的毛衣,把脚埋在长毛地毯里,壁炉的火烧得正好,然后在一旁看书。我总喜欢在这种时候揉他的头发。”
......
“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凶手。”
————————————————————————
三天过去了,我们发现那只哈利喝的黄油啤酒杯里剩下的酒里有一种昏睡魔药,而德拉科·马尔福那天去了两次对角巷。
但实际上他只去了一次,去最后一家店的时候他碰到斯内普教授,他们是一起回学校的。
那就是有人喝了复方汤剂变成了德拉科·马尔福。让我们仔细想想,谁有机会有他的头发。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目前是霍格沃兹魔药课教授。所以我们去问了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晕过去了?”邓布利多教授惊讶的看着我们。
“是的,您不是在场吗?”坐在曾经感觉遥不可及的校长办公室,我有点忐忑。
“不,不,我这几天昏睡了过去。”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教授从座椅上离开,走到一堵墙前,敲了敲墙上的几块砖,一扇门出现了。“抱歉,请你稍等一会。”
他怒气冲冲地打开门,冲了进去,门自动关上。里面充斥着魔杖挥舞的声音,互飚魔咒的声音和争吵声,是不是还飞出一些书籍羊毛袜什么的。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邓布利多拖着装死的格林德沃出来。“抱歉让你久等了,这是你要找的凶手。”

教授把格林德沃的记忆放入冥想盆。

格林德沃从教师长桌上偷来德拉科·马尔福的头发。利用钻研魔法的借口借用了魔药课教室和材料,做了复方汤剂和昏睡魔药。把昏睡魔药倒入蜂蜜酒,给邓布利多教授喝。自己剪了邓布利多教授的头发,做了复方汤剂。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变成邓布利多教授去参加派对,让哈利·马尔福喝下了有昏睡魔药的黄油啤酒。

真相大白。

————————————————————————
德拉科·马尔福听说是格林德沃下的手,立马冲到校长办公室,结果被邓布利多教授劝了出来。格林德沃在邓布利多教授的注视下配出了解药。我们的救世主哈利·马尔福回来了。
事后,格林德沃为了赔罪,把自己研究多年的所以手稿贡献了出来,他在邓布利多教授的逼迫下发誓不会因为邓布利多教授对学生的关心而乱吃醋。他还被关在邓布利多教授的房间外两个月。
所有学生都心惊胆战,生怕那天吃饭时格林德沃和德拉科·马尔福打起来导致学校毁了。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