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沐已成周]小星星

最近好多虐文,自己产口糖高兴一下,希望有人喜欢⊙▽⊙
不要在意细节⊙▽⊙
私设:他们两个喜欢篮球

其实周锐曾经是个非常非常可爱的小朋友,总是奶声奶气地跟在韩沐伯身后,叫他哥哥。

后来韩沐伯搬家了,他们没有再见过面。韩沐伯在这么多一起玩的小朋友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很可爱的弟弟。哭起来时眼睛里有星星,而且像个小姑娘一样。搞得他老是想把他弄哭,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韩沐伯在怀念那个小哭包的时候一点点长大了,他从来没忘记对方。一个是因为对方很可爱,另一个原因是他父母总是把小时候的照片拿出来。
好不容易,韩沐伯说服了父母,让他回到那座城市读高中。
他碰到来接他变成糙汉子的周锐。
眼前的少年穿着白T恤和一条大黑裤衩,脚踩一双黑鞋,头发乱糟糟的还留长了,一副钢铁直男的模样。曾经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哥哥的小哭包怎么变成这样了!
周锐看见他后,就跑了过来。"你就是韩沐伯吧,我妈叫我来接你。"
说完接过他手里的箱子,让自己跟着他离开机场。
两个少年坐在车上,开车的是周锐的爸爸。韩沐伯和周锐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你喜欢什么?"
"篮球和音乐吧。"
周锐眼睛一下子放光"晚上我和几个朋友要去打球,你也来吧。"
韩沐伯想了想,答应了。

少年的感情总是建立的非常快,一场球赛让他们从生疏地叫名字变成了"哥","老韩"之类的称呼。等周锐的朋友离开了,他们两个又打了一场,两个人不像刚才那样,打得很轻松,反倒是那种想要把对方干掉那样打了一场。
周锐摊坐在地上,接过韩沐伯递来的水。
"你知道吗,我妈一直夸你,说你怎么怎么好,成熟稳重。"周锐喝了一口,抬起头看向韩沐伯。
他的眼睛里依旧有星星。这是韩沐伯唯一的想法。
周锐还在喋喋不休,而韩沐伯的大脑已经放空了,只是盯着他看。
"我说老韩,你有在听吗?"
"啊,哦哦,对不起我走神了。"
"算了,走吧,明天再休息一天,后天我们就去学校了。"
—————————————————————————
韩沐伯(宿舍门口贴着[觉醒东方]四个大字)与他宿舍里其他三人很快打好关系,成了老大,还和宿舍另一位老大哥秦奋一起管宿舍内其他两个人和另一个宿舍的一个人。尤其是那个住在别的宿舍自称咸鱼的秦子墨,特别难管。
巧的是,秦子墨和周锐住在一个宿舍。
韩沐伯加入了学校的音乐类型的社团,令他意外的是除了他宿舍的那几个人外,周锐居然也在,还和秦奋他们很熟的样子。
"大提琴王子,你来啦。"
"我妈给你妈看了什么东西啊。"韩沐伯一边欣喜一边貌似无奈的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多着呢。大田哥,老韩会大提琴和一点小提琴。"
"那正好,秦子墨!"
"哥,怎么啦?"
"隔壁的乐团是不是招人,你带老韩去面试一下。"
韩沐伯还没来得及拒绝周锐,就被秦子墨拖走了。

"下一个。"
韩沐伯提着大提琴,扭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五个人。好吧,既然周锐希望他能参加,那他就试试吧。
"老师好,我是高二的韩沐伯,这学期刚转学来。乐器是大提琴。"
不出意外,韩沐伯很快被定了下来。
"恭喜,老韩。"
"记得请吃饭。"
...
后面的日子几乎是三点一线。韩沐伯连和周锐说话的机会也少的可怜。
好不容易学校搞活动,所有女生力推他们两个和几个男生一起表演节目。老师也是雷厉风行,让全班投票是小品还是歌舞表演。结果小品以极高的票数获胜。但听说小品里有女性角色,穿的还是旗袍,周锐直接拒绝了,用他的话来说"那个旗袍岔开到这,我们都是大老爷们,这绝对不行。"
女生只好遗憾地让他们表演另一个节目《我永远记得》。
韩沐伯的清单上又多了一个放学练习班级节目,而乐团因为学校活动暂时暂停训练了。
练习的人都是男生,都是大大咧咧很好相处的那种,再加上练习完一起吃饭休息,熟络起来的非常快。
但韩沐伯有点讨厌这样,周锐的目光总在别人身上,分在他身上的少的可怜。

自己是不是有点喜欢他了,大概是吧。

他们表演的时候,几个女生给他们化妆。到周锐的时候,她们给他居然画了个女妆。

不过还挺好看的。

一群男生看见他们锐哥变成锐姐,纷纷起哄,结果被周锐举着拖鞋打。他们的表演在全校出名了,尤其是周锐,直接被称为校花,直男扳手。在情人节周锐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巧克力,大部分都分给其他人吃了;周锐其实还收到情书了,但被韩沐伯全挡掉了,或偷偷藏起来不让周锐看见。

这个学期下来,周锐发现大家对他的颜值期待变高了,开始打理自己。结果韩沐伯总是借机对自己搂搂抱抱拉拉扯扯,还经常盯着自己看,眼神都不太对劲。

“老韩,你怎么了?”周锐和韩沐伯一起回周锐的家。
“周锐,今晚月色真美。”韩沐伯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什么?”身为钢铁直男不看恋爱番的周锐一脸懵。
“唉。”
后来在混迹b站的秦子墨的带领下,他发现了这句话的意思。
韩沐伯喜欢他。
没由来的,周锐有些高兴。自己也喜欢韩沐伯吧。周锐装作不懂的样子,开始接近韩沐伯,制造和他相处的机会。
韩沐伯发现最近周锐像只猫一样,开始粘着自己了。
莫非周锐开窍了?
韩沐伯压下心中的兴奋,开始和周锐正大光明的虐狗。常常就是秦子墨早上起来,看见韩沐伯在他们宿舍外等周锐,然后十分嫌弃的让他走开。甚至班里女生说他们两个是老夫老妻的时候也没有反驳,反而依偎在一起。

两个人一起装傻,秦奋像个老妈子一样替他们着急。
在班级活动中,他干脆组织了全部女生,设计这两个人玩老套的饼干棒游戏。
结果没控制好,这两个人亲到了一起。
周锐赶紧把韩沐伯推开,接下来的活动两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活动一结束,韩沐伯就拉着周锐离开教室。
走在校园里,两个人像从机场出来那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周锐。"韩沐伯鼓起勇气开口,"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韩沐伯,我的眼睛里不只有星星,还有你。”走在他旁边的少年回答完这句话,踮起脚亲了他嘴角,耳朵涨得通红。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