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早睡觉不秃头按时吃饭不伤身
有兴趣的话关注我一下

相逢[异坤]

被这两个人甜到昏厥,什么都不说了,直接上文⊙▽⊙
清水文,写的不好

蔡徐坤搬到这个房子是在一个春天。房子在一个老式的小区,不大,正好够他一人,光线充足,还有一个足够他活动开的天台。房东是个和蔼的老人,见到他第一眼就夸他长得帅。
唯一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卧室里有一面镜子,是前任租客留下的。据房东大爷回忆,那也是个蛮帅的男孩子,性格也很腼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个长到可以扎起来头发。
按传统来说,这面镜子是要处理掉的,但不信这些的蔡徐坤没有在意,反而认为自己不需要再买镜子了。
不信老人言的蔡徐坤的古怪日常开始了。

在新家的第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背对着他站在他面前,好像在看着什么。他想绕过去看看,自己却动弹不得。他隐隐约约可以听见这个人的声音。
"为什么....我想....梦想.....不..."
追梦少年吗?
但这个梦对他来说也只是梦而已,他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是每天跑东跑西,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把自己折腾得每天都很累。大概是因为太累了吧,他没有在做这个梦,有可能是因为他做过但不记得了。

直到一周以后,那个人又出现了,这次他是正面朝着自己,依旧是模模糊糊的人影,自己也依旧无法动弹。
“你叫什么名字?”蔡徐坤朝那个方向喊到。
“王子异。”那个声音好像离他很远,很轻又很温柔,又好像在他耳边轻轻地低语。
这番简短的对话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个男生离自己好像近了些。
"你是怎么在我的梦里的?"
"这难道不是我的梦吗?"
蔡徐坤反应过来,看来这个叫王子异的男生是自己内心创造的,自己可能太孤单了吧。
没有下一句话,没有再近一步,这个梦就结束了。

从梦中醒来的蔡徐坤从床上爬起,一如既往地走到镜子前打理自己。他抬起头,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身旁......
"啊,我的妈呀!!"
蔡徐坤大叫了出来。再抬头颤颤巍巍地往镜子看时,这个身影又消失了。
难道是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吗?
蔡徐坤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一下。他一如既往地下楼,走到小区门口的早饭摊,买了高热量的油条和摊主自制的豆浆,还顺路弯到菜场买了炸萝卜丸子。
没错,他就是不会胖的体质。
高热量的食物所带来的满足感是无可替代的。回到家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电视的蔡徐坤瘫在沙发上想到。
然后一个声音冒了出来,和昨天晚上在梦里听见的一样。
"早饭吃这些对身体不好。"
蔡徐坤一下子慌了,瞪大双眼"谁,谁在说话!你出来啊,我不怕你!"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我叫王子异。"
蔡徐坤觉得他的压力大到出错觉了,自己怕不是疯了。
"你到镜子前看看。"
蔡徐坤走到卧室看了一眼镜子,里面一个人影。
蔡徐坤浑浑噩噩地走回沙发,把自己埋进去,电视上的节目还在继续,他却完全没有心思继续看下去。
自己是喜欢看灵异小说,但从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王子异似乎又消失了。
不信邪的蔡徐坤决定睡一觉,看看会发生什么。蔡徐坤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一边数着羊一边想要陷入睡眠。
"你这样做是睡不着的。"
"你管我啊。"
蔡徐坤意识到,他所期待又害怕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完了,我真的疯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蔡徐坤知道了王子异是个真实存在的人,他就是那个前任租客。他也渐渐习惯了有另一个人在一起的生活.....才怪!谁希望有人会每天盯着自己的生活啊!虽然两个人都是男的,他也不在意洗澡会不会被对方看见,但自己完全没有隐私好吗!
随着对王子异的了解渐渐多了起来,他的梦也越来越多,他可以在梦里活动了,他也看清楚王子异的脸了。

长得真像王大陆。蔡徐坤第一次看见这张脸时想到。

一开始两个人只是简单的聊一聊。直到某天,他进入梦的时候,听见王子异在唱Rap,兴致大发的蔡徐坤一下子接入了空隙,来了段freestyle。
这让两个年轻人一下拉进距离。现在,蔡徐坤对着镜子中的王子异已经能淡定的说早安了。有时候蔡徐坤在写歌的时候,王子异会在旁边给他提出些建议;又有时王子异会在他身边叨唠养生保养的好处,让他不得不放弃吃垃圾食品,转而变成健康食品;他回家后,也有一个人在等他,可以陪他聊天,可以让他释放压力,把不顺心的事全说出来。
这个夏天,在王子异的唠叨下,蔡徐坤没有买过一次冷饮,就连点的外卖,也是经过王子异的计算和配置点的。
大概是深秋的时候,王子异在梦里认真地问他,能不能来见他。
蔡徐坤没有回答,只是沉默了一会。王子异就扯了话题,如同第一次,尴尬无比。
那场梦后,王子异又消失了,没再出现。仿佛他和王子异在一起度过的大半年只是个梦。蔡徐坤的日常还是像原来那样,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住着。只是少了一个人来监督他吃什么,什么时候吃,做什么,催他睡觉,和他讨论音乐,陪他发泄压力后还安慰他。
"我有点想你。"蔡徐坤对着镜子说道,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明明只有大半年,可是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呢。
他看见一个帖子,楼主分享了她和她男友的日常。什么监督她吃饭,催她睡觉,她生病了来照顾她,不能脱身的时候还告诉她药在哪,让她吃了赶紧睡觉.....
王子异都对他做过。
帖子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有好好珍惜他,现在他已经结婚了,但新娘不是我。如果有个人对你那么好的话,就把他抓住,不要放手。
我也想啊,可是,好像他已经放手了。蔡徐坤坐在电脑前自嘲的笑了笑。他不是看不明白王子异对他的感情,只是不敢。现在他想努力了,王子异却放手了。
颓废了好几天,蔡徐坤重新开始工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谈了一场没有开头和结尾的恋爱。

几天后,蔡徐坤接到了一个电话。
"坤坤,我在你楼下。"
蔡徐坤鼻子一酸,直接冲下楼,紧紧抱住穿着羽绒服的王子异。王子异温柔地对着他的小玫瑰笑,把他拉进怀中。"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你以为结束了

王子异有一项特殊的能力—他能进入别人了梦境。
第一次见到蔡徐坤是在电视上,这个男孩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当他知道对方一个人打拼后,他买下了那个老式小区的房子,放出低价并让风声传到蔡徐坤耳朵里。
这点王子异王大少还是能做到的。
在租出去前,他把镜子挂在房间里,还安装了摄像头在镜子和角落,为了防止蔡徐坤会扔掉镜子,他在其他角落也安装了摄像头。

现在,他成功了,小玫瑰乖乖地在他怀里睡觉,还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