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指尖阳光[彦归正传](上)

半现实向

窗外下着大雨。
周彦辰咽下口中的啤酒,苦涩的看着电视上的那个游刃有余接受着采访的人。
虽然准确来说,他们只互相暧昧过,并没有真正在一起,但对自己来说,朱正廷就像他的阳光,照耀着他,吸引着他,仿佛触手可得却永远抓不住。
这四年里,自己活跃在大荧幕上,成了一个流量鲜肉演员,朱正廷在组合解散了之后回到了学校,继续跳着他的舞,只不过偶尔客串一下电影电视剧。
他悄悄溜进上戏去看过。
把头发重新染黑的朱正廷在舞台上发光,跳舞时,在他身边跳着的同学都仿佛是他的伴舞。
不愧是仙子,还是可远观但不可靠近的那种。
没有看完,他就溜了出来。
原因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怕被看到?还是别的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不敢向前。
周彦辰自嘲地笑了笑。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这雨声还真是惹人烦啊。
还是晴天好,和他一样。
扔掉手中喝空的易拉罐,他把被子往身上一裹。睡吧,这种天气还是适合睡觉,明天他还有个试镜呢。

第二天周彦辰是被电话吵醒的。
"杰哥,怎么了?"虽然被吵醒的感觉很糟,但毕竟那是朱星杰,他是万万不敢发火的。
"我和小鬼领证了!"朱星杰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高兴。
"恭喜啊杰哥,"刚睡醒还有点懵的周彦辰突然反应过来,"我的天哪,杰哥,你和小鬼领证啦!"
"周彦辰,想不想你鬼哥!等我们回来,我们去吃饭!"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变成小鬼的,一如既往地大声。
"我等着,你们两个人要请我吃喜酒啊!"周彦辰是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那两个人很早就在一起了,整天腻腻歪歪的。不像自己,连喜欢谁都不敢说。
挂了电话,时间也差不多了,收拾收拾自己,他的经纪人来接他了。
"这次的戏如果可以演得好,那就可以成为你演艺路上的转角点,正式成为演技派。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搞定。"
"嗯,我知道。"
经纪人不再多说。除了一开始拍了几部偶像剧,之后的每次,周彦辰都在挑战自己,尝试不同角色。自己本身的努力又不炒作再加上人品人缘可以说是极好,他在圈子里的口碑根本不需要公司操心。

"张导好。"今天他来试戏的是和他很熟的张导的新戏,名字叫《回忆之旅》。
整个剧本讲了一对关系很好的朋友,但因为某些原因分开了,再次相遇时,其中一人去世了。另一人为了完成对方的遗忘的愿望,一人一鬼踏上旅途。最后心愿了结,去世的人真正消失。

这些年下来,同性婚姻渐渐被接受了,同性电影的题材只要不太过,基本上都可以过审,跟别提这部电影是小清新风格的了。
——
"小周,你是来试庄清的吧。那你就试那一段分离的戏吧。"
"没问题。"周彦辰脱下外套,酝酿了一下感情。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却流着泪,"秦池希,再见。"言语间有着说不清的深厚情感,这一刻,他不是周彦辰,他是庄清,为了朋友的消失感到难过但又高兴的庄清,同时还有爱意。
然后他低下头,像是在对自己的青春和初恋的告别,低头呢喃道:"再见。"
"好极了,小周,大概一个月后开机,你回家准备一下吧。"张导满意地鼓了鼓掌。
"谢谢张导。"脸上还有泪痕的周彦辰鞠了个躬。
刚出门,他的经纪人就把他拉到一个角落。
"你知道演秦池希的人是谁吗,是朱正廷!"
"什么!"
"嘘。"
周彦辰有点头晕,朱正廷,怎么会是他?
"听说是有人指定他演的。真是的,有钱真好。"不理会喋喋不休的经纪人,周彦辰掏出手机,给秦奋打了电话。"奋哥,是你干的吧。"
"彦辰,既然你自己不出手,那我就帮你一下喽。别太感谢哥,改天请吃个饭就好。今天晚上,你..."
周彦辰长叹了一口气,没等秦奋把话说完,直接挂了。
虽然他和朱正廷这几年也有见面,但终究是一大帮子的人在一起时见的,自己怀着贼胆自然不敢轻易和他说话,导致他们这几年聊天的次数越来越少。

"喂,正廷。"思来想去,周彦辰还是没忍住,还是打了电话 。
"嗯,彦辰。怎么了?"语调中带着一丝惊喜。
"内个,你是不是接了《回忆之旅》啊?"明明想寒暄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单枪直入。周彦辰恨不得拔掉自己的舌头,怎么自己一到朱正廷那儿就怂了呢。
"对啊,奋哥推荐我的,你不是也去试镜了吗?"
"嗯,你怎么..."
"张导发微博了,看来我们两个要再一次合作了。"光听声音,周彦辰也能脑补出对方慵懒地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着宽松的家居服,眉眼笑得弯弯的,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温柔。
"嗯,对啊。"
挂了电话,周彦辰忍不住傻笑了一次又一次,一个月,还有一个月,自己就要和正廷朝夕相处了。
想到这里,周彦辰打开手机,点进张导的微博,果然已经发了。朱正廷也转发了微博,并附上"期待"二字。
周彦辰赶紧转发,附上"嗯,期待再次和你见面",然后紧紧的抱着手机,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