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凤凰墓【异坤】


架空世界
重新修改了
写的很烂,凑活看吧

王子异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长相精致的男生,身穿的红色汉服,衬托的无比白皙。他对着自己笑,拉起他的手,走在小巷,嘴里还在不断地叫他的名字,仿佛是上好的春药和妖艳的玫瑰,让他身体发软。
王子异只是呆呆地跟在对方后面,被对方带着走。当他快要醒来时,那个人笑着,似乎又有些不舍,伸出他的手握住自己的,凑到耳边,轻轻说一句
"我叫,蔡徐坤。"

——

王子异生活在凤凰城。
这座城市有个传说:凤凰把自己和爱人埋在山下的古墓里,所以古墓也被称为凤凰墓。
王子异从小听着这个故事长大,对地下的这座古墓有了浓烈的好奇心。大学他学习了考古学,后又留校任教,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能去看看那个凤凰墓。

王子异还有个秘密,他有一对翅膀,金红色的,连最耀眼的宝石也比不上翅膀的一根羽毛。
但这对翅膀只有在他危险或情绪激动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且每次出现时,他都会看见一个模模糊糊,身穿红衣的人挡在他前面,替他抵御危险。
隐隐约约中,王子异觉得,自己好像认识那个人。

梦到蔡徐坤后的某一天,王子异偶然看到一本野史上有一小段文字,记录了一个可能是修建地下古墓的人。大概的意思是:我和凤交了朋友,在我死前,为了纪念,我修建了这座古墓。

什么意思?凤凰真的存在吗?
以及,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
当晚,梦境变了。
蔡徐坤气鼓鼓地看着他,朝他大喊:"我是凤,不是凰,是个男的!"
"好好好。"他主动拉起对方的手,皮肤温度有些高,细腻光滑。
对方没有拒绝,只是哼了一声,然后率先往前走,走到一条繁华的街道,嘈杂的声音,热闹的市井生活,每个人的脸都洋溢着高兴的神情。
又是那种熟悉感,仿佛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我要吃内个!"
蔡徐坤把王子异拉到小摊前,对着摊主说了一句"要一份桂花糕,两份赤豆汤。"
王子异下意识地将手伸进怀里,真被他掏出了钱袋。
坐在小摊的桌子上,蔡徐坤吃的头也不抬,还使唤他去买隔壁蒸笼里新出来的烧麦和蒸饺。
"慢点吃啊。"看对方吃得那么急,王子异把自己那份也推了过去。本以为对方会放慢速度,结果吃的依旧急躁!
那么多啊,王子异怕对方给撑到了。
"没事,我还想吃酒酿圆子。"对方停了一下,抬起头,精致的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嘴角还有红豆。
"我去买我去买。"
吃完酒酿圆子,少年满足挽住他的手。
"明天我带你上山,你千万要跟紧我。"
——
王子异醒了过来,躺在被窝里,意外的不想动,只是不断回忆自己的梦。

太过真实了。
尤其是蔡徐坤,有血有肉的,好像早就认识了。

躺了一会,他爬了起来,穿上最简单的灰色衬衫和西装裤,前往学校的图书馆。
老保安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对这个从大一就几乎天天来,有礼貌的王子异很有好感。
"小王,今天来了批新书。"压低声音,"你知道吗,有时候,学校买的新书里,会有一些禁书的,趁现在,你去看看吧。"说完,转身回了保安室,又眯起眼睛,打起瞌睡。

王子异知道,所谓的禁书,就是那些不知道谁塞进来的没有来历的书籍,有些里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悄悄溜进房间,清点书籍的老师去吃饭了,王子异开始翻看。
一本特殊的线订书引起他的注意。
这本书叫《凤》,看着很新,但纸张有些泛黄,还很脆。看了两页,王子异小心地揣进衣服里。
回到家,王子异打开灯,为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坐下,用了一个晚上看完了这本书。

这本书里提到的人应该和他上次读到的野史中的人是同一人。
这本书记载了两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的断袖之恋。一个是普通人,另一个则是传说中的凤。
普通人发现了凤不是人,却依然爱着对方。两人在一起很久,久到人类寿命的极限。
普通人在凤不知道的情况下,找到这么个地方,修建了一座墓。
凤发现了,但人已经死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普通人的尸体消失了,那座墓成了凤的墓。

这个故事给他的感觉也是熟悉无比,他的心不住地狂跳,激动无比。
下一秒,翅膀就出来了。

王子异愣住了,他的翅膀,好像和这个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那个出现在他梦中的蔡徐坤,自从梦见他后,这些有关凤凰墓的故事就源源不断的出现。

平复一下心情,将翅膀收了回去。这一切都那么不寻常,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了,昨晚蔡徐坤说要带他上山,只要进入梦中,他就知道了。

把头埋进被子里,王子异入了睡。
和预料中之中一样,蔡徐坤将他带上山,左转右转,很快,山上就起雾了,他们走散了。
"坤坤,坤坤。"王子异边往前走边大喊,却没人应答。
雾越来越浓,四周也变黑了,他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了。
一团温暖的光出现了,王子异没有多想,就朝着那一团光跑去。
是蔡徐坤,一双无比熟悉的翅膀在他背上。
耀眼无比,整个人,都发着光。

"子异,我不是人。"
"嗯,坤坤,我看出来了。"
"那你..."
"别怕,我在这里。"
——

接下来陆陆续续,王子异站在第三视角,看见了蔡徐坤和"自己"大婚的场景,看见"自己"买下这座山,建了一座房子以及两个人幸福的生活。

这就是将墓建在这里的原因吧。

他看着"自己"一点点老去,蔡徐坤依旧年轻,坐在身旁,头靠在"自己"肩上。
"自己"开始悄悄地修建墓了。每一样陪葬品都无比精致,刻有凤的图案,在墙壁上,有着无比精致的壁画,记载了他们的所有故事。
主墓室里只有一个木质棺材,和其他房间的奢华形成对比。
王子异走上台阶,棺材大概有两个人的大小,上面只刻了一段话:凤游人世,为情所困,为情所亡。
人不负凤,再次归来,终有一死。

所以,这是他们的故事,还是我和你的呢?

——
浑浑噩噩的醒来,王子异用水洗了一下脸,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和那个"自己"是如此相似,他知道自己不该嫉妒一个几千年前的人,但他还是忍不住。

想要,蔡徐坤!

王子异开始采购一切盗墓所要的工具,他不管会不会破坏凤凰墓了!
烟花三月,王子异做足了准备,上了山。
利用绳索从山顶滑下去,一个水潭出现在他面前。经过多年,水潭里的水所剩无几,王子异很容易就找到了门锁,是一只凤,身上的每根羽毛都很细致。只有一根没有雕刻,只是个凹槽。看来开门的钥匙是翅膀的羽毛。王子异从自己身上拔下,镶嵌了进去。
没有在其它墓室停留,根据梦境,他直接前往了主墓室。
打开棺木,王子异晕了过去。

他又开始做梦了,这次,他依旧是第三方视角。
"子异,你别吓我啊!"蔡徐坤跪在主墓室的棺材前,看着躺在里面的"自己"。他的哭泣,仿佛这世间唯一的光消失了。
王子异很想冲上去,紧紧抱住对方。
但他不能。
然后,蔡徐坤冲了出去,拿回了两套衣服。
王子异认识,那是他们的嫁衣!
他一边轻柔地扶起"自己",给自己穿上,一边嘴里说着"我不能让你去鬼界走一遍,你会因为我们之间的爱情被惩罚的。对,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拿起陪葬的一把刀,伸出翅膀,然后砍了下去。不顾自己血淋淋的后背,他笑得极美。
"子异,我爱你。"
蔡徐坤换上嫁衣,然后,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好像看见了他。用口型,说了一句话。
"别来找我。"然后躺进不死树造的棺材,抱着他的爱人,焚烧了一切。

——
王子异醒来,脸上满是泪水。棺材被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只很小的金色的失去翅膀的鸟。
"坤坤。"王子异温柔地捧起,亲了上去,带着欣喜和悲伤,翅膀长开了。
感受到凤的存在,翅膀从王子异身上剥落。
无比疼痛。
"你当时,该有多疼啊。"王子异只是喃喃自语,抱紧了怀中的蔡徐坤。

他们不被允许的爱情,终究被发现。当翅膀完全还给蔡徐坤时,王子异,也失去了生命。

"子异!"多年后的再次醒来,得到的还是爱人的尸体,蔡徐坤不甘心,他只希望,他的爱人能一直平安,但最终,他的爱人还是来找他了,天道不能惩罚他,却惩罚了他的爱人。他的怨恨,也只能化作无力的怒吼。

黑白无常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告诉他,让他带着王子异的灵魂直接去轮回。

——

王子异站在奈何桥边,他醒来时躺在一条小舟上,船夫很是健谈,告诉他他的爱人动用了能力,可以让他不用受任何苦,直接轮回。他知道,蔡徐坤是为了他,但既然人与你不能终成眷属,那我就不成人,用鬼的身份,来和你相爱。

王子异,坠入鬼界。

王子异的尸体在他把灵魂送往鬼界时消失了,蔡徐坤如同行尸走肉,回到妖界。众妖都在欢呼妖界之主的归来,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可以,他宁愿和王子异在人间生活,直到时间尽头。

心如死灰。

时过境迁,鬼界之王易位,新任的鬼界之王带着使节来到妖界并向妖界递聘书,要与蔡徐坤结为伴侣。
蔡徐坤拒绝了。
"为什么?"鬼界之王带着几千担聘礼,穿着婚服,走到蔡徐坤面前。
"我有爱人。"
"你不打算抬起头看看再说吗,坤坤?"

蔡徐坤震惊的抬起头,王子异温柔地笑着。

"我回来了。"

蔡徐坤,露出当年那极美的笑容,眼里却满是泪水。站起身,用力抱住对方,大哭起来。
"乖,坤坤,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在,他们可以在床上睡上一个安稳觉,不用再忍受这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