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指间阳光[彦归正传](下)

微博果然炸了,曾经他们两个的cp粉又热闹了起来,他开着小号去看超话,到处都是他们两个再次合作的消息。
周彦辰看着粉丝把他们演过的电视剧,电影还有当年的视频剪在一起,拼凑出一部电影时忍不住点了个赞。他也希望他和朱正廷故事的结局不是分道扬镳,而是幸福圆满。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他和朱正廷在期间见了一面,对了对戏,聊了聊天。不过只有一会,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小孩就进来了,兴高采烈地拖着他们两个去吃饭,还被拍到了。这两个人在他们面前还和当年一样幼稚,但在媒体前已经能很好地展现自己了。

真羡慕他们。周彦辰喝了口酒。
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早就在一起了,小学鸡式的爱情很适合他们,打打闹闹,经常拌嘴,但一顿饭下来就重新腻在一起。两个人在黄明昊生日的那天,飞到美国领了证,还拍了认证照在他们的群里。
一对一对的,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这样呢?
周彦辰转过头,看了眼和黄明昊他们闹的朱正廷。

——————————————————————————

"庄清,庄清。"秦池希坐在庄清家门口,嘴里嘟嘟囔囔地喊着对方的名字。
"秦池希!"庄清的语气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他伸手把对方拉起,掏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问道:"你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啊,我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醒来后?"庄清纳闷了,虽然他们在这个城市很久没联系了,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秦池希从来没有梦游的习惯啊。
把对方安置在沙发上,庄清才发现不对劲。秦池希的脸白得和墙壁一样,而且在灯光的照射下,没有影子!
要找个风水师傅看看了。
"内个,池希。"
"怎么了?"捧着庄清递过来的水,小口喝着的秦池希抬起头。
"没事。"
——————————————————————————
随着开始拍摄,周彦辰渐渐找回当年的感觉,好像两个人都还是那样,亲密无间的好友。
好友,他不讨厌这个词,只是希望再进一步。
角色的设定还有剧本的细节是随着拍摄不断修改的,这也是张导导戏的一大特色。
——————————————————————————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他带着秦池希出门。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周围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好像他在自言自语,一个疯子一样。
寺庙远近闻名,里面修行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一眼就看出问题了。
"我想,就你所言,你的朋友,应该去世了,只不过因为他的愿望还没完成,灵魂不散。"
"那我是死了,是吗?"
"抱歉,我想是的。"
"你还记得你的愿望是什么吗?"
"不,我不记得了。"
"恕我直言,如果你的朋友离世后第一个想法是来找你,那他的愿望和你一定有关系。"

"好,卡。这条过了,待会再拍一遍就可以了。"
"谢谢导演。"
————————————————
周彦辰自然的走到朱正廷旁边坐下,看着朱正廷打游戏。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实力怎么还..."
"闭嘴,我明明就是因为很久没玩了好吗!"周彦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恼羞成怒的朱正廷打了一下。
"好好好。"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导演把他们叫去拍了下一条。
————————————————
"我们来梳理一下,从小到大我们一起的经历和地点吧。"
"好。"
周彦辰和朱正廷两个人一边说着台词一边装模作样地在纸上写写什么。
直到导演要求他们在这纸上面真写些什么。
"你们可以写写你们相识的经历啊,这样我们还可以放在片尾做成彩蛋。"

周彦辰被导演的话一下子拉回了那一天。他们两个在节目里相遇的那一天。
他的《乱世巨星》和朱正廷的《EOEO》,他们抱着同样强烈的想要嗨翻全场的愿望。
也是他被对方吸引目光的第一天。现在想想,自己那时,眼睛里就没有别人了,只有着一个最完美的仙子。

————————————————
在城市的戏份很少,只拍了五天,就要前往别处。也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找到的,这个小村庄很是封闭。虽然环境极美也有基础的电器,但进去一趟几乎半条命都没了。
从飞机下来再转火车,下来后还要乘三小时面包车,最后一点路无法开进去,只能租几头骡子把行李和装备运下去,他们跟在后面。
山路很难走,两个人一起搀扶着走下去,到了住宿的地方早已累的说不出话。
导演也累极了,"明天歇一歇,大家取取景踩踩点,熟悉一下环境吧。"
当地的老乡已经准备好了晚饭,腊肉炒饭,油焖茄子,土豆烧肉还有鸡毛菜烧的汤。
众人胡乱扒拉着往嘴里送。吃过饭是自由休息时间,在老乡的再三叮嘱天黑前回来后,周彦辰拉着朱正廷去了池塘边。
池塘边没什么风景,只有几个人在里面游泳。旁边还有一座青瓦白墙的建筑,里面分为两个部分,左边是祠堂,右边是戏台。
————————————————————
拍了两周,他们正好赶上村里有人结婚,按当地风俗,来者都是客,他们也被拉入庆祝的人群中,虽然不能进入祠堂看新婚夫妇对拜,但他们可以和村里人一起吃喜酒。
被这喜庆的气氛所感染,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多喝了几杯。婚宴结束后,两个人还要了一瓶上到屋顶去喝酒,经纪人没办法,只好放任两人,就当给他们放假了。
村子的环境很好,天气也很好,因为渐热的天气,星星也明亮了许多。
在满天星星下,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杯接一杯喝。
周彦辰心里满是朱正廷,见朱正廷只是一杯杯地喝,脸渐渐染上红,心里仿佛一下子被什么充满了,忍不住不断地望向朱正廷,脑子里全是"朱正廷,我好想亲他想抱他"的想法。
再深的想法他不敢有了。

"你怎么一直在看我啊?"喝了酒后朱正廷的声音听起来黏黏糊糊的,像在对自己撒娇一样。
"因为你好看啊。"不假思索,周彦辰直接回答。但答完他就发现自己这么说好像像只关注对方的颜一样。
正在懊恼的时候,他听见朱正廷笑了,不带嘲笑意味的那种,只是笑而已。
"周彦辰,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就偷偷陪伴在他身边吧,希望他能幸福。"

朱正廷不再开口,继续喝酒,只是嘴角一直向上翘着。
周彦辰觉得自己被眼前这人下了迷魂药,手渐渐向对方的手靠近,然后轻轻搭上。脸也渐渐向对方凑近,一个轻到不行的吻落在朱正廷的脸颊,仿佛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那样。
"周彦辰,你是不是喜欢我。"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朱正廷的脸上依旧红红的,分不清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吻。
"是,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眼见你就喜欢上了。"周彦辰干脆破罐子破摔,做坏事被当事人抓包了还能怎么样。
"那你刚才的吻不太合格。"朱正廷放下手中的酒,双手环住周彦辰的脖子,送上一个热烈的亲吻。
周彦辰呆住几秒,立刻夺回主权。

一吻完毕,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暧昧。朱正廷脸更红了,窝在周彦辰怀里不肯起身,周彦辰心满意足地抱着他的仙子,笑得傻乎乎。
"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他们该急了。"

"等一下,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周彦辰拉着朱正廷到那个祠堂。
"来这里干嘛?""既然在电影里这是我们的家乡,那我们拜一拜,保佑我们永远在一起。"
见朱正廷还有疑虑,周彦辰进一步解释"我问过了,老乡说其他时候来没事的。"
"呆子。"朱正廷一边笑着,一边和对方认认真真地拜了天地和互相。

接下来的拍摄十分顺利,两人的感情用在电影上恰到好处。最后一幕是庄清在秦池希走后,将答应还给秦池希的书放到书房里。
书里夹了一张纸,是一封没敢大胆送出的情书。
周彦辰表现的,像是完完全全失去了朱正廷一样奔溃,把在现场的所有人都弄得眼圈红了。
朱正廷也被感染了,直接大哭了出来。
"哭什么,我们又不会分开。"
周彦辰拍完这最后一幕,跑过来安慰他,"我们可是拜过列祖列宗的,你要是还不放心,我们明天就去月老庙,让他来包佑我们间的红线不断。"

几天后,一对男生来到月老庙,离开时,树上留下了一条系得很紧的带子。

在一起,无关性别,只不过刚好两个人互相喜欢罢了。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