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早睡觉不秃头按时吃饭不伤身
有兴趣的话关注我一下

电话【皇权富贵】


第一次写皇权富贵,写的不好
美好属于他们。
伪现实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街角的咖啡厅里有了一部电话机。就是那种按数字的九十年代电影里的电话机。

当初,黄明昊以为这就是一个摆设,后来他去买咖啡时,老板告诉他,这部电话可以用,要是他想用,给他打个半价。

当时他说他不需要,他有手机。

老板笑眯眯地看着他,问他如果他想打电话的那个人不想接他的电话呢?

一瞬间,他被老板的笑容有些晃到。很快,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就如那些他在心情很糟的状态下还要在公共场合露出的一样。

“不会的。”说完他就拿起打包好的咖啡推开门离开,而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其实他有想打电话的人,就是他的前男友范丞丞。范丞丞会接他电话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对不起范丞丞,对不起他们的爱情。

那年他十五,范丞丞十七。

他们在公司的练习室相遇。顺理成章的,两个未成年人玩在了一起。

只是这一玩,就玩出了那独属于青春期的感情。

他们成了彼此的初恋对象。

朱正廷是最先发现的人,作为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大家长,他明白舆论的压力太大了,大到两个连18岁都没有的孩子根本无法抵御,直接会被击垮。

他找他们两人谈话。可青春期的恋情可谓是轰轰烈烈,甜甜蜜蜜,少年之间单纯的恋情让他们没有任何危机意识。一边是唠唠叨叨的家长,一边是心上人,朱正廷在上面讲,两个人就在底下偷偷摸摸的拉着手。

见完全没法让两个人分开。朱正廷也只好作罢,只能让他们收敛一点,不要被抓到什么把柄。再有,就是让其他几人与他们多在一起,争取营造出他们之间是兄弟情,尽管比和别人之间的兄弟情多了一丝粉红。

在一起的第一年,他和朱正廷与另外几个人要去H国参加比赛,范丞丞因为训练时间太短,没能来。去办签证等这些琐事范丞丞一直陪在他身边,倒是带来了一些小情侣的依依惜别感。去机场的前一天,范丞丞挤到了他的床上,就那样抱着他,也不做别的。

“要是你一下子火了,你会不会和我分手。”

“当然不会。”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范丞丞要问这个问题,只是觉得他当初做了和范丞丞在一起的这个决定,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是不会分开的。

生活在蜜罐里长大的他们完全没有思考过未来会怎么样。

在那里时,他们是完完全全的封闭式训练,只有一次打电话的机会。
他打给了范丞丞,打过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在录制中。范丞丞也明白了,只是告诉他要好好照顾自己,仿佛只是那个他告诉导演组他打给的那个哥哥罢了。最后快要挂了,才告诉对方一句:我爱你。

少年在镜头前说出的话让两个人的心砰砰直跳,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们间的隐秘爱情告诉天下。

他们被淘汰了的当晚拿回了手机,里面满是范丞丞给他发的关心问候。他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连分离的伤感也消散了不少,连眼角都带着要重逢的小情侣的喜悦。他发给范丞丞一句:回家了。对方先是问他订机票了吗?没有的话他就订了。再是关心他的心情与身体,最后才是告诉他:等他回来,想他了。

回国的一路上,朱正廷告诉他他一直笑着,嘴角就没放下来过。与范丞丞的见面让他激动不已,活像小说里那新婚夜前的新娘子,期待着与心上人明天踏入婚礼。

一见面范丞丞就扑了上来,他长高了,范丞丞也长高了。范丞丞把他抱了起来,掂了掂,说了一句:轻了。惹得他脸通红,直接那拳头锤对方胸口,当然了,是像那种小猫般得锤。

他们没有红,有了几个粉丝,但依旧是普通的练习生,每天就从宿舍到公司,再从公司回到宿舍。更糟的是,他们几个去H国的人因为政治原因遭受的网络暴力,让他们一步步都要小心翼翼。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舆论的压力。

练习室和宿舍成了避难所。在训练室两个人胆子越来越大,经常脑袋靠在一起看手机,睡觉,打游戏什么的,不知道的以为就是好兄弟,只有朱正廷他们几个知道这对小情侣之间的关系。

可以说,那段时间,他是在范丞丞的陪伴下熬了过来。他的范丞丞是个傻瓜,拼命逗他开心,希望他不去看那些负面新闻,就装模做样的在他面前表现出行为,比如抢他零食最后给他双倍,拉他斗舞最后故意输了去给他买奶茶,和他唱rap写的词却是对他的告白,又或者是用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讲土味情话,从身后抱住他。范丞丞拼劲全力让他不要看手机,不要看微博,让他的眼里只有了对方,把精力消耗在别处。

那年他十六,范丞丞还没正式十八岁

公司让他们去参加另一档节目。这一次,范丞丞和他们一起去。他高兴极了,拉着范丞丞的手有蹦又跳。

可是没有料到,范丞丞的姐姐,也就是范冰冰姐姐,会把范丞丞的照片换成头像。一时之间,全网都把目光投向范丞丞,再加上参赛经验不足,初次上台范丞丞忘词了。舆论蜂拥而至,他男朋友哭了。

他见过范丞丞的眼泪,为了没训练好,或是因为感动。但这次不同,范丞丞上面有冰冰姐,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他必须做得好才能逃离舆论,万一有一点没做好,就会被无限放大。范丞丞没做好,网络上满是对他的嘲讽。

他能做的也只是安慰,范丞丞难得的在他面前软弱了,靠在他肩上,一点点说着从小他姐姐给他的压力。因为年龄差距太大了,他被恶意说成是姐姐的私生子,范冰冰的光环太大了,大到他从一出生就在舆论中,不断被恶意评论所伤害。

“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啊。我只能拼命证明我不比姐姐差。”

好在这次舆论后,范丞丞的真实一面一点点表现出来,大家都开始被他所吸引。他和范丞丞的打打闹闹在粉丝眼里成了一颗颗糖,他们正式在大众眼中登场。

他们火了。

粉丝们把他们凑在一起给他们取名叫:皇权富贵。他还有些不服气,觉得自己才是攻,愤愤不平地找范丞丞说这件事,范丞丞只是摸摸他的头,然后从包里掏出新买的魔芋爽和软糖给他。因为经常在镜头前打打闹闹,大家又把他们叫做小学鸡。小学鸡,看到这个词时他躺在范丞丞的腿上,他翻了个身,范丞丞在他面前可不是一直闹的,只是那一面只给他罢了。

大概是因为对他们而言,里面的绝大部分都是哥哥,所以撒娇是常有的事。而对他来说,对谁都行,但对范丞丞他真的不行。明明看见范丞丞眼里有些失望的表情,但还是拒绝了。终于他拉下脸皮去撒娇时,却被范丞丞爆发的笑声打断了。

现在想想,在大厂的那四个月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四个月。他们所做的只有训练和一点点采访,剩下的时候就是去全时或在宿舍。

大厂才是不被污染的世外桃源。

不出意外,他们出了道。大众对他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人已经很友好了。但对着他们的闪光灯越来越多,他们需要的是小心谨慎。

不过随着行程的增加,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逐渐减少,一见面就抱在一起。刚开始有人拍到他们在车里抱在一起的照片,发的标题也只有“好友相见”,要是博眼球,发出的标题变成“没想到某F姓男明星是Gay”,粉丝直接吵上天,认为他们在一起只是好朋友。

这种事发生了几次。公众也都习惯了这两个人经常抱在一起。两个人心里明白,舆论能杀死人的,他们之间的恋情能瞒一会是一会。

一年半的时间内,他们在两个团跑,把身体累的够呛,几乎要垮了,好在互相还在身边,有一个依靠。限定团解散后,他们回到了乐华的团队,公司把他们叫去谈话。谈话的内容无非是带动人气,互相扶持这些老话,两个人一边应答,一遍悄悄给对方发消息,谈话的最后就是给他们放了一个十天的假期。

十天能干什么?只要两个分开多时的人在一起就有意义。

他们去了法国,在这个没什么人认识他们的地方放松自己。未成年人不能喝酒,所以每一餐配的酒都是范丞丞一人喝的,喝的过程中还舔舔嘴唇,示意他是个未成年。那时,他恨死自己是未成年了。该做的范丞丞都不肯做,明明在一张床上,却只能抱抱亲亲,其他的都不行,还一本正经的说三年起步。除此之外,这趟法国之旅真的很好,好到和在大厂里的那段时光一样好。

成年的那天,他待在法国拍海报,范丞丞进了剧组拍戏。晚上回酒店时,他的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礼物盒。在大家的注视下,范丞丞从里面蹦了出来。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Justin!”
“丞丞,你怎么来了!”

他们两个闹到半夜,相逢的快乐冲淡了疲劳。等大家都走了,范丞丞借口没订房间要和他睡一起。

“我给你送礼物来了。”

范丞丞忽然紧张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地,打开盒子,是一对戒指。

“我要给你套上,这样你就是我的了。”

那天晚上他初尝情事,醒来时范丞丞在他身旁,带给他无限的安全感。可他们都没料到,有人拍到了他们第二天出去玩时亲吻的照片。

一时之间,大家把矛头都指向他们。

可笑的是,他们才刚刚确认完关系。

舆论风波这次无法压制了,连公司都让他们解约。

“没事的,姐姐说让我们去她的公司。”范丞丞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亲,安慰他。明明身高差不多,他却像只担惊受怕的小兔子,缩在范丞丞的怀里。

他知道范丞丞受到的压力比他大。

还没考虑出个所以然,他们就不断收到恐吓信和白蜡烛,威胁他们分手;还有人出卖了他们的地址,用油漆在上面写字;一些人追在他们的车后跑,叫嚣着同性恋可耻。

他害怕极了,曾经那个说着“不会分手”的少年在舆论下渐渐消失了。

“范丞丞,我们分手吧,戒指还给你。”

范丞丞知道他受不了了。“好,我们分手。姐姐安排好让我回美国读书,你去她的公司,我让她去照顾你。这戒指你拿着吧,我送出来时没想过要回来。”

第二天,范丞丞就发通告说是自己强吻了他,现在准备远离娱乐圈去美国读书了。

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只是有时候看见冰冰姐的某些角度,他总会想到范丞丞。后来,他假装渐渐走出阴影,依旧是那个镜头前爽朗微笑地男孩,只是私底下会想念他的爱情。

冰冰姐发现了,她来找他聊天。她告诉他,范丞丞在美国过得并不开心,准确来说是有些糟。拼命用读书与课外活动压榨自己的精力。他何尝不是呢?在众人面前演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只有大哭一场又一场才能释放些许疲惫。

问他想复合吗?他想,但粉丝不想,话在嗓子眼里绕了个弯,最后吐出 不想 二字。他不敢注视冰冰姐的眼睛,那眼睛像是范丞丞在透过冰冰姐看着他。

“街角的咖啡店不错,去喝吧。”最后的最后,她告诉他这句话。

确实不错,只是有个人一直坐在他喜欢的角落位置。有时是一杯可可,有时是焦糖玛奇朵,一个大男人极其嗜甜,内心大概很苦。那男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他心里有个猜测,这个猜测就像是当初范丞丞告白时那样让他的心乱跳。

“老板,电话能借我用一下吗?”

“自己用吧。”

他颤抖着手,摁下范丞丞的电话号码。铃声从一个角落传出,果然,范丞丞一直在他身边。他转过身,一字一句的对着那个人说:“范丞丞,我不想分手,我们复合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人解下了帽子和口罩,一边和他打电话。

“好。”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直接扑到对方怀里,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小孩,终于再次和他十七岁的恋人在一起了。

“我们不分手,不分手了。”

我只希望你能在我身旁陪我度过每一天。

评论(4)

热度(152)

  1. 二米九.亦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