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空

想写疼痛文学

林彦俊先生的远方(夏·秋篇)

最近又看了一遍《小森林》,太美好了。

我是按照我的想法我的生活环境来写的,别挑刺啊⊙▽⊙

PS:想去旅游,想去重庆,想去广州。。。反正就是不想补课

这两天要做志愿者带孩子,然后准备新坑,大概会消失两周左右

冬·春篇会作为林彦俊的生贺文

——


下午三点一刻,空气里还弥漫着刚下完雨后的潮湿闷热。

林彦俊刚从外面回来,浑身感觉黏黏糊糊的,心情却格外清爽。

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衣服脱了,换上泳裤,在湿气百分百的空气里游个痛快。


——

夏:


1. dish  冷面


菜场里总会有专门卖的冷面,林彦俊买了一顿的分量。

回家,先把水烧上,再将湿透的衬衫脱下。冷面蒸至八分熟再煮到透。捞出的面用香油拌一下防止粘在一起,再用电风扇吹凉。不可或缺的是酱料,花生酱芝麻酱加上酱油和醋,他不吃辣所以不加辣椒油。

端着冷面走到桌前,林彦俊放下盘子。想了想,还是加了一点辣油,顺便放了了一点黄瓜丝和准备好的豆芽。一口塞进去,明明有浓郁的花生酱和芝麻酱做掩盖,但唯一微乎其微的辣味却被他无限的放大。

他真的吃不了辣,一点点都不行。哪像尤长靖,喜欢又享受。

那年夏天,他们还没出道,连未来都不太清楚。每天在训练室里练习,衣服被汗水浸透。大概是陆定昊吧,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说着上海夏天就该吃冷面冷馄饨。

尤长靖有些好奇,拉着他去一家老店里。老旧的装修和满席的老人孩子,连交流之间都只有上海话,充满了时代感。发黄的吊扇装模做样地转着,送来清凉的却是空调。

他们排着队,在后面小声的聊着天。大概是前面的阿婆有点无聊,碰巧听见他们说话,口音又不像上海人,就热情地和他们聊了起来。

他性格比较慢热,不太喜欢和生人聊天,所以全程基本都是尤长靖在对话,他只是偶尔应答几句。笑得甜甜的尤长靖很讨阿婆喜欢,阿婆还拉着他的手,非要请他们吃冷馄饨。

两个人,两碗冷面,一份冷馄饨。热情的阿婆是买了带回去的,临走前还叮嘱他们说要他们多吃点,太瘦了。

本来两个人吃的都是不加辣的,但他中间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尤长靖一直在笑,他也没多想,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面,结果被辣的不轻。

尤长靖就是个小混蛋。

他当时就是这样想的,因为这个小混蛋给不吃辣的他倒了很多辣油。尤长靖笑够了,把他的那碗推了过来,自己的那碗端了过去。

“我的没放辣,你吃我的吧。”他以为尤长靖真的没放辣,再加上尤长靖一直都是乖乖的样子,又都是男生,也没多想就接了过来。

尤长靖的确实没放多少辣,那唯一加的一点辣油增添了香味,像极了进入他生活的尤长靖。

林彦俊忍不住,往面前的冷面里再加了些辣油。


2. dish  绿豆汤


天气渐渐变热,夜晚的蝉鸣吵的他睡不着,而电视上天天都有高温预警,现在是时候煮点绿豆汤了。

去市场上买些绿豆回来,用水泡两小时,放入锅中煮,加冰糖,煮到到开花就立刻关火。等汤凉了,就可以舀出来喝了。

林彦俊只喜欢那种清淡的甜,而不是那种甜到有点腻的那种,所以加的糖刚刚好,只会让嘴里留有淡淡的清香,不会留下过多的甜味。

不像尤长靖,非要往碗里加糖,导致碗里绿豆汤变得过甜。

那年夏天,食堂阿姨煮了绿豆汤防止他们中暑。在尤长靖再三恳求下,他悄悄把自己那碗递给尤长靖。

“只准喝一半啊。”按照尤长靖的要求,他往碗里加了三勺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汤好像变得有些浑浊。

陆定昊看见了笑话他这么大个人了,居然喝个绿豆汤要加那么多糖。他当时没什么反应,只是顺路把陆定昊的绿豆糕一起给尤长靖吃了。

尤长靖只喝了一半就不喝了,说什么会胖,他调笑了一句,被那时已经瘦下来很多的尤长靖推搡了一下,干脆倒在地上,享受空调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训练室。

尤长靖坐在他旁边,把那一半的绿豆汤递给他,他喝了一口。真的很甜,为了不让他们嗓子不舒服,绿豆汤是温的,现在糖全融化了,底下的绿豆汤就格外甜。

如果说曾经的日子是绿豆汤,平淡还略带苦味,那尤长靖就是糖,还是那种一不小心加多了的,让绿豆汤显得格外的甜。

林彦俊往锅里的绿豆汤再加了些糖,给要回来的尤长靖喝。


3. dish  冰沙


林彦俊把当时一时兴起买的搅拌机拿了出来,天气热了,该吃冰沙了。
把切好的芒果肉,牛奶和冰块还有芒果果酱放入机器里,不一会一杯芒果冰沙就好了。

林彦俊端着杯子走到窗边,想了想,又把它端进专门做音乐的房间里,然后把搅拌机洗了,又做了一份咖啡巧克力冰沙。

尤长靖夏日里就好这冰品,可惜他是唱歌的,冰的东西对嗓子有伤害,所以公司禁止他吃特别冰的东西,就算吃也是要被工作人员看着。

等待便利店里准备好的冰沙可以花费更少时间。所以偶尔有什么空,在回宿舍的路上,尤长靖就拖着他去便利店买上两份冰沙来消磨烈日带来的炎热。

两个人坐在便利店吃着冰沙,看着晚归的人们来来往往,有时会有人走进来买上一个面包或是别的,然后就出门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这样看来,好像只有我们会在这么晚和冰沙诶。”

“早就和你说了,谁会这个点喝冰沙啊。下次喝点奶茶什么的就行了,冰的伤胃又伤脑袋。”

尤长靖当时软软的瞪了他一下,说着你是不是嫌我笨啊!

他当时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回了一句“不是啊,我只是担心你。”

到现在为止他还在感谢这根搭错了筋。

尤长靖刚好从外面回来,吃上了他为他做的冰沙。



秋:



1. dish 糖炒栗子


刚入秋,糖炒栗子就上市了。无论大大小小的糖炒栗子摊都排起了队伍,走在街上都能闻到那独属于栗子,独属于秋天的味道。

林彦俊穿着外套,带着帽子和口罩排在队伍中,为的是买一份糖炒栗子给撒娇想吃的尤长靖。

大大的栗子在沙子里翻滚使受热均匀,一点点的开口,老板看准时机,往里面加蜂蜜和麦芽糖,栗子的香气渐渐冒出。

林彦俊要了20元的,不敢停留更怕它冷了,赶紧回家。

尤长靖早已等不及了,在门口等着。一见他就像看见主人的小狗,扑进他的怀里掏出糖炒栗子开始剥。橙黄色的栗子肉被剥出,咬一口软软糯糯的。

第一颗自然先是喂给他的,然后这小兔子就自己抱着糖炒栗子吃起来。

第一次两人吃的时候,有一个栗子没有开口,尤长靖怎么咬都咬不开,他一时嘴欠,调笑了一句,结果被小兔子的激将法气到,抢过来试图剥开。结果最后还是用门缝夹开的,这件事到现在尤长靖还用来嘲笑他。

那年秋天,尤长靖穿着一件粉色的卫衣,抱着一包糖炒栗子和他漫步在公园里。掉落的红叶踩在脚下,每走一步就又有红叶落下,难免心里会有伤春悲秋的想法。

不过这一切被尤长靖吃栗子的声音打断了,尤长靖像只小仓鼠,不停剥开栗子塞进嘴里。他不满的看向尤长靖,却被塞进嘴里的栗子吓了一跳。


“我给你一颗,你不许和公司说啊。”



2. dish 月饼



中秋节到了,他想起以前吃的广式月饼和台式月饼还有在上海吃到的鲜肉月饼。

怎么说呢,好像鲜肉月饼更符合他的心意。

和尤长靖在一起过的第一个中秋节,是在公司里过的。本身说回家过节的陆定昊回来了,还带了好几盒鲜肉月饼,说什么男生就应该吃肉。

味道确实不错,当时的他没有多想,准备吃完洗洗睡了。尤长靖打完电话回来戳了戳他,“你不打电话吗?”

他才意识到中秋节,他没给家里人打电。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家里人应该已经睡了。

“不打了,他们应该睡了。”其实他挺想家里人的,只是怕打电话过去听见他们的声音会忍不住和家里人诉苦。

“那你要是郁闷的话晚上哥哥我陪你聊天。”说完还顶着新理的卷卷的刘海抬头笑了笑,双手抱住他。

“郁闷伤心的时候,给个拥抱就好了,而这个拥抱,至少要15秒。”尤长靖把头搁在他的肩上,闷闷的说了这句话。

现在想想,他喜欢鲜肉月饼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那是他和尤长靖待在一起过第一个中秋节时吃的月饼吧。

林彦俊把手头上的事情放下,亲自跑去排队买月饼和鸭子芋头什么的,他要给尤长靖做一顿中秋节的美食。



3. dish 椰汁桂花糕 (不是糯米粉版本的,是吉利丁版本)



小区里的桂花开了,清香飘到了他们家,让人一醒来就感受到浓浓秋意,也提醒他们换上了毛衣。

林彦俊找出之前买的糖桂花。是时候做他们都喜欢的椰汁桂花糕了。

走去超市买了吉利丁片和椰浆,而家里还有糖和牛奶。

把吉利丁片泡软,牛奶椰浆和糖放一起隔水加热到糖化了,再加入泡软的吉利丁片搅拌至融化就离火放凉至常温。这是将糖桂花和水混合加热,再放入泡软的吉利丁片搅拌至溶化,放凉至常温。一层层交替倒入,凝固一层再倒一层。

成品出来就像尤长靖的脸,弹弹软软的感觉。

尤长靖喜欢吃,但自从看了他做一遍就再也不肯碰一下,原因是怕胖。

他不怎么认为,他是看着尤长靖从180斤瘦到现在这样的,现在已经够瘦的了。以前尤长靖手臂上和大腿什么的都有肉肉,摸起来手感特别好,现在他的乐趣少了很多了,要是尤长靖再瘦他的乐趣也没了。

以前是尤长靖哄着让他吃东西,他不乐意,非要听尤长靖对他的各种赞美。现在是他哄着尤长靖吃东西,他就拿出尤长靖对付他的方法。

什么“你现在特别瘦,你看粉丝都说你瘦了。”又或是“尤长靖,你在我心里就是一道闪电,不用看什么逼你减肥的视频照片的,因为你只有80斤。”这类的话他天天跟在尤长靖身后说。

尤长靖耐不住诱惑,一脸严肃的说是他逼着自己吃的,然后迅速拿起一块,放入嘴里。

甜食让小兔子高高兴兴的眯起眼睛,又塞了一块放进嘴里,然后给他塞一块。

两个人分完一盘桂花糕后,尤长靖把他赶出房间。因为某只大灰狼为了自己的私欲又对小兔子下手了。

评论(2)

热度(50)